徐翔“百億離婚案”監獄開庭,其妻應瑩完整采訪內容

“法官問到感情破裂時,他那會兒的答復是:‘就這樣吧。’沒有其他多余對話”

“法官問到感情破裂時,他那會兒的答復是:‘就這樣吧。’沒有其他多余對話”

徐翔妻子應瑩(中)與律師孫薇(左)接受媒體采訪

2019年8月29日,“徐翔離婚案”在青島市監獄開庭,這起離婚案因為涉及百億資產分割,備受資本市場關注。

前一天下午,徐翔妻子應瑩從上海乘坐飛機抵達青島。29日上午9點15分,她出現在位于即墨區的青島市監獄門口,參加這次“世紀離婚案”的庭審。她戴著黑色棒球帽,穿一件黑色T恤衫,一條灰色長褲,身形瘦削。

幾分鐘前,來自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的四名法官,已經先行進入監獄。今年3月底,應瑩向黃浦區人民法院提交起訴書,請求與徐翔離婚。5月,法院立案。

徐翔此前是國內知名的私募經理,他從小沉迷炒股,年少成名,過去十幾年,因為掌管的私募基金屢屢在股市中獲益豐厚,被人稱為“私募一哥”。

2015年底,徐翔因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、內幕交易罪被逮捕,2017年1月,被判操縱證券市場罪,刑期五年六個月,沒收非法收入71億余元。案發后,徐翔家庭名下接近210億元的資產受到查封,包括澤熙系公司、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其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,還有一些關聯朋友的資產也一并查封。

應瑩在二十歲的時候,與徐翔相識于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證券營業部,一直生活在后者的光環之下。徐翔案發之后,所有資產被凍結,他父母以及親友多次提出甄別他們名下的合法財產,但負責案件的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一直沒有給出資產甄別結果。

“甄別在于青島法院,這是矛盾的根源,但最后的壓力卻在我一人身上,我能奈何?”所有壓力匯集到應瑩身上,她覺得不堪重負。2018年下半年,她開始有了離婚的想法,并在今年3月遞交離婚起訴書,希望獲得孩子撫養權,分割百億財產。

不過,29日上午的庭審,并沒有給出最終的結果。應瑩的律師孫薇介紹:“離婚結果需要等待法院通知。正常的時限是從??立案之日起六個月內出結果。”

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
森巴宾果走势图
闲鱼月入10万 广东麻将推倒胡 重庆百变王牌彩票网 pk10走势图计算 浙江省快乐彩开奖查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网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 大发pk10走势有规律吗 炒股软件开发 希腊对科特迪瓦比分预测 河北20选5技巧 私募基金管理人可以管理自有资产吗 神来棋牌app下载 北京11选5玩法开奖